首页 > 网游小说 > 网游之至尊门派

网游之至尊门派

218 不择手段

作者: 何咚烽

一秒记住【www.saming.net】,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凌晨寅时,宋都就开始了苏醒!

  宋都实际上在整个东土神州大陆上数得上数的大城池了。

  整个城池用青色石砖建造而成,因为常年多雨,而平日里因为这里又拥有着汉江最大的码头之一,来往的人很多,所以整个城池的地板也由青色石板铺就而成,使得行人与商贩更好的行走。

  每个清晨无论是居住着众多商贩的西城众多客栈,还是拥有者大量民居的南城,亦或者东城的码头都会在寅时左右开始苏醒过来开始一天的忙碌。

  因为地处码头,每日寅时码头的货船就开始苦工卸货,于是住在南城的苦工就会挽着裤腿早早的出现在街头,前往东城的码头。

  而这个时候除了看守货船的奴仆,一些商户的商队成员就会趁这个时间感到西城客栈区找客栈休息。

  而地处西边合江亭的天每日总是会亮的早一些,所以大概辰时的时刻,蒙学的孩童们都会赶往各自的学堂,而东城的学堂为最多数。

  而大概这个时候,也正是商贩们开始开铺的时候,尤其是早点,羊肉饼子,豆腐花,馄饨等等。

  而每天这个时候,再来客栈的小伙计总会看到二楼最靠近左边的那间客房中的客人总会按时下楼。

  “早啊!又出去啊!”

  刚刚年满十六岁的小伙计对着下楼的客人打着招呼,很是热情。

  咦!这名客人是个年轻人,和其他周围长发的人比起来,他的头发有些短。他个头很高,很削瘦的样子,不过站的很直,就像一把长剑一样,如果不是他脸上总是一副一股吊儿郎当的痞笑,那他就有着如同长剑一般锋芒毕露的光芒。

  不过这奇怪的是这名年轻人他样子看起来不过二十五岁左右,为何会被小伙计叫做大叔?

  听到小伙计的一句大叔,年轻人一点也不恼怒,反而是十分的灿烂的笑容:“早,是啊,泡个妞,玩玩!”

  小伙计虽然不太明白这个年轻人说的是什么,但他却习惯了,因为住在这里已经十几天的这个名为萧牧青年,因为这个青年在他眼中很神秘,居然天天带着好几个美女!

  萧牧伸伸腰腰,展展胳膊,呼吸了一清晨新鲜的口空气,嗯!还是这里舒服,没有车尾气,废气的环境里最让人心情愉快。

  如同往日一样,萧牧来到已经吃了好几天的混沌店里,点了一大碗混沌。这家混沌店的老爹煮的混沌很有味道,个头不仅很大,味道鲜美,分量也很足。别的铺子里一碗放十个混沌,他就放十三个。

  这个时间段老爹很忙,所以煮混沌的老爹只是在给萧牧送上了一大碗馄饨的时候打了个招呼,并没有闲聊。

  没有急着吃,而是放到一旁晾了起来,而突然混沌店不大的门口突然一道灵巧的身影闪过,一个穿着普通,但十分干净的小毛孩跑进了混沌店里,看上去只有六七岁,他的眼睛亮亮的,看到白歌,他径直跑了过来。

  “大叔早啊!”

  小毛孩客气的和萧牧打了招呼,然后麻溜的坐在了萧牧的身旁,毫不客气的用筷子夹起碗里的混沌吃了起来。

  萧牧笑着看了他一眼,然后突然开口问道:“小子,大叔五天后就要离开这里了,你考虑好了没?”

  听到这句话,小毛孩顿时停下了筷子,他的眼神居然露出大人一般的纠结。看到他这个样子,萧牧也不催促,他就静静的看着小毛孩。

  数息之后,小毛孩才抬起头扭捏的说道:“大叔,我怕我娘不同意。”

  “那你想跟大叔去行走这东方大陆吗?”

  萧牧没有理会小毛孩的话,反而是这样反问道,小毛孩这次倒是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

  “那好,明日你蒙学结束后,大叔跟你去跟你娘亲说一说怎么样?大叔帮你说服后,过几天我们就可以踏上吃遍天下美食,玩遍天下好玩事情的日子了。”

  此刻的萧牧就如同一个拿着棒棒糖在引诱一个小女孩的怪蜀黍。

  可是小毛孩却一点防备也没有,或者他对于已经请他吃了好几次美食的大叔很是信任,他那张兴奋的小脸上满是激动的神色。

  “大叔,我吃饱了,先去学堂了!明日见!”

  小毛孩狼吞虎咽,咽下最后一个大馄饨,扔下一句话,撒腿就跑了。

  而萧牧呢,轻轻放下两个银币,然后出了馄饨店。

  看着消失在街头的小毛孩,萧牧神色微微有些不平静,淡淡的用自己可以听到的声音自言自语道:“没办法!只有这样!”

  一路无言,萧牧回到客栈,径直上了楼回了自己的房间。

  小心翼翼的关上房门,萧牧坐到桌子上,拿出一个本子,拿出一支奇特的笔认真的写着什么,突然想到什么他起身回到床铺前,小心的掀开床铺掀开一个木板,从里面拿出一个黑色的奇特包囊。

  打开包囊,他翻了翻,从其中拿出一个奇特的东西,歪着脑袋似乎在想什么,突然他那招牌式的痞笑又露出来:“这一次得玩个更大的,小八可是自己的女人。”

  想到这里,萧牧就嘿嘿的笑了起来,十分嘚瑟的样子。

  放好自己的武器,想清楚一切,白歌打开了窗户,他的这个房间的窗户是临街的,他打开窗户看着楼下川流不息的人群,行驶的马车,以及时不时路过巡街的衙差。

  这个时候,房门响了!

  萧牧没有扭头去看,因为听着步伐就知道是韩非,韩非此刻一脸慎重的表情,他关上房门说道:“掌门,您确定这一次要参与这趟浑水!”

  听到韩非的话,萧牧转过头来,笑呵呵的说道:“我们都开始这么久了,还这么问,其实一开始你已经猜到了她的身份,只是没有想到她的身份这么高贵吧!”

  听到萧牧的话,韩非点了点头,他叹了一口气,走到萧牧身边继续说道:“如果成功,我们将获得强大无比的修炼资源,那样我也可以报仇!但是如果失败,那么一切都没了!”

  “不,我们不会败!”

  萧牧坚定的说道,看着韩非疑惑的眼神,萧牧微微一笑再次说道:“因为戈野秋院的每一个人都不允许我们败,我们曾经已经败过一次了!”

  对!不能败!

  韩非眼中烈焰熊熊而起,他知道现在有一个字!干!

  大夏圣朝是上古时期最强大的修行圣朝,到如今没有一个皇朝比得上!它的辉煌无人可及!

  当时大夏圣朝被毁灭,有很多迷点,但是据说留下来的传承真的很多,但是得到其传承,真的很难!但是萧牧得到一个机会!

  东城的学堂处,一个小男孩正兴冲冲的拉着一个年轻人走在青石板路上,仔细看去,正是萧牧与每日都会来吃他一碗馄饨的小毛孩—丁小福。

  青石板路上的丁小福很开心,几天前他被一起上蒙学的顽童欺负,结果被路过的大叔萧牧碰见了,大叔帮他赶走了几个小男孩,还给了他一个稀奇古怪的玩意,说是能保护自己不让别人欺负。

  一开始丁小福是不信的,可是后来当他再次遇到顽童欺负,使用这些大叔给他的名为弹弓的东西的时候,他信了。

  而紧接着丁小福在一次蒙学的路上又碰到了大叔,这一次大叔告诉兴奋的他,自己是一个云游大陆的独行者,会讲各种各玩各的故事,会做各种各样的小玩意。

  虽说每个月都可以见到自己的老爹,可是毕竟每天不在一块,丁小福这个年纪正是贪玩的年纪,当他知道大叔会在这里待一段时间的时候,他每天都会过来与大叔玩耍,蹭他最爱吃的馄饨,听那些稀奇古怪的故事,玩有趣的玩具。

  渐渐的丁小福把大叔当成了自己的好朋友,不久前大叔突然问他想不想跟他一起去云游大陆的时候,被大叔迷住的丁小福动心了,虽说有点舍不得娘亲,但大叔说最多两年就回来了,于是他坚定了自己的想法。

  今天刚好是那个总是臭着脸的老爹回来的日子,丁小福觉得自己是个小大人了可以自己做主了,而且他想着把大叔跟回去的时候,一定可以说服爹娘的。

  “大叔,我爹一会也回来了,到时候你也得把我爹说服了。”

  看着一直觉得自己是无所不能的丁小福看着自己的那双有神的小眼睛,萧牧眼中露出一丝不忍,却迅速消失,他一拍丁小福的小脑袋说道:“小毛孩,还不信你大叔我啊!大叔可是……”

  “无所不能的!”

  丁小福做了个鬼脸,接话道,然后兴冲冲的跑到路前面,一边跑一边喊:“大叔,快一点!”

  “嗯,知道了,别喊了!”

  萧牧嘴角咧起一个好看的弧度,迈起轻快的不大朝着西城的民居而去。

  终于丁小福的父亲回来了,看到萧牧的第一瞬间,他的眼神就特别的难看!

  而萧牧的眼神很特别,看向每一个人的眼神都是一种特别的目光,仿佛如同在寺庙中得到禅僧在赐予众人禅道。他的眼神中特带有莫名的信心,仿佛在他看来,这个世界没有他做不到的。

  对于这种眼神,谷城很讨厌,他也说不清楚,因为他从心底感到厌恶。

  “我不会同意你带我儿子去云游大陆的,再说,我也不放心你带我儿子出去!你几乎手无缚鸡之力!”

  谷城是皱着眉头说出这句话的,萧牧还没有说话,一旁的丁小福就着急的站了起来,怒气冲冲的吼道:“凭什么!大叔很厉害的,他能保护我!”

  看到自己的儿子反驳自己,谷城先是一愣,随后他则是愤怒无比的指着屋外的庭院怒斥道:“滚出去,站到庭院里给我蹲马步,否则老子打断你的腿!”

  丁小福还想再说什么,可是突然想到自己老爹惩罚自己的手段,他的眼睛泪水打转着跑出了屋外。

  一旁一位长相颇为美艳的女子拉了拉谷城的衣服,示意他不要动怒,谷城喝了一口茶水平静了下来,平日里他哪里会这样的发脾气,关键这是他宝贝儿子,他不会允许任何人伤害自己的儿子。

  看到自己的丈夫不愿意再开口,美艳女子站了起来,微微一行礼柔声道:“这位先生,我家福儿甚是顽皮,恐不适合先生的随行伴童,而奴家也不舍得福儿远行,还望先生另寻他人。”

  这番话比起谷城的拒绝,女子的话就显得很是令人舒服了,坐在椅子上的萧牧也不动怒,他端起茶水不紧不慢的品尝了一口,因为苦涩他微微一皱眉头,他开口了:“看来丁夫人比起谷城楼主却是要知礼许多,不愧是宋都大儒丁淮安的女儿!书香门庭果然是不同凡响!”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萧牧的语速很慢,他的表情很平静,似乎在说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

  可是,在他面前所谓的丁夫人与谷城的耳中却不亚于一个惊天巨雷,轰然作响!

  一股浓浓的杀意刹那间弥漫在厅堂中,刚刚还稳坐的谷城已经站了起来,之前知书达理的丁夫人则是满脸苍白,不敢置信的看着面前的年轻人。

  这个秘密知道的人不过十人而已,更不要他们隐姓埋名这么多年,几乎没有人知道这件事情了。

  看着萧牧那嘴脸咧起的不屑笑容,萧牧杀意越发的浓厚,可他没有敢乱动,虽然他没有从面前这个年轻人的身体上感觉到一丝的修行气息,但他总觉得有一股危险的气息存在在这个年轻人的身上。

  “你到底是谁?来这里有什么目的!”

  原本还是一副普通面容的谷城此刻间浑身气息变得锋芒无比,似乎萧牧只要一个字不对,他就会出手斩杀掉白歌。

  厅堂里的动静已经引起了庭院里蹲着马步的丁小福注意,他刚想跑进厅堂,却突然眼前一黑身体一歪倒在一个柔软的怀抱里。

  一名身穿朴素衣服的年轻女子出现在丁小福的身后,女子抱起昏迷的丁小福迅速消失在院子里,等她再次出现时,手中拿着一把青色长剑站在了门外!

  看到女子的出现,谷城的心安定下来,只要自己的儿子安全,他就可以放开手脚干掉面前的这个年轻人。

  “我是什么人?”

  三个人面前的萧牧似乎一点紧张的感觉都没有,他自顾自的喝着茶,自嘲的自问了一句。

  突然间,正准备上前两步的谷城看到面前的萧牧眼中露出如同一道血色的红光,一股熟悉的感觉骤然而来,他原本控制整个气场的强大气息骤然一滞。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19 https://www.0512bm.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